行业分类
网站首页> 美术百科> 何家英,中国工笔人物画代表

何家英,中国工笔人物画代表

发表时间:2019-08-01 623人浏览

素描是绘画的一种基础性手段。所谓“基础性手段”指的是两个方面:

一方面指初学画的时候那个大的绘画基础,要从画素描开始,这是最基础的东西。它从如何认识对象,以最单纯的黑、白关系来处理对象,来联系造型,所以它考虑的问题比较单纯,没有加上笔墨,没有加上色彩,没有这么多其它东西干扰,更容易对事物本质的黑白的建立这种关系来产生认识,可以解决结构,解决怎么样去塑造空间。最重要的问题,它还是训练人的绘画感觉,就是感受事物的感觉、感受力和感觉力,现在人的感觉、空间的表达、节奏的理解和安排、摆布,它解决艺术最基础的元素,解决这些问题。


今天介绍的这位绘画大师,何家英,这些是他在素描绘画中的一些心得和技巧。


       何家英,1977年考入天津美术学院绘画系学习中国画,1980年毕业后留校任教。曾任第九、第十、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现任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当代工笔画协会副会长、天津美术学院何家英工笔画研究所所长、天津画院名誉院长、天津美术馆名誉馆长。

何家英,中国工笔人物画代表

 

  第二个方面基础性手段,指的是什么?  就是我们在创作的时候会搜集很多的素材,搜集素材特别方便的一个手段,就是利用素描的方式去搜集到形象和素材,它是你创作的一个基础性手段,这是离不开的。今天的创作,我们很多人都用照片来替代,大家用照片替代必然是和你直接写生有着很大的区别,因为照片本身缺少灵性,缺少你的直观的对对象的感知度。因为我画人的时候,画的是一个活的人,是可变动的,有生机的,当你变成一个照片就变成一个固定模式,不可能由于你的眼睛而调节,我们看真人的时候可以调,可以视而不见,可以挖掘得更深刻,什么东西,而且活的人给你的感受和一张照片不一样,是可交流的,在我们捕捉这个人的时候,本身已经是艺术的再创作,就是在我们一种单纯的素材的搜集情况下,我们对对象有着更深刻的理解。你再进行艺术创作的时候,其实已经容纳了很多种观点在里边,虽然我们是在客观地表达,但是在这种对客观表达的同时加进了很多主观的因素,加进了我们个人情感的感受在里边,和你对一张照片时表现出来是不一样的,这叫艺术。


何家英,中国工笔人物画代表


  因此,这种基础性手段是不可以割舍和抹杀掉的,素描太重要了,可是我们今天对素描的认识,常常存在着一种偏差,存在着一种误解。当我们提到素描的时候,它就误解成课上的长期性的素描作业,就是描了很多的色调,描了很多的黑白、明暗,画得很深入,他管这个叫“素描”。比如我们画一个速写,画得很快去表达一个人的时候把这个就叫做速写,把素描和速写单独地分开了,其实速写还是素描,素描是什么呢?素描只是说在黑白意义上的基础性手段,讲的是这个。至于你画得快、画得慢,画长期还是短期都是形式上的问题,但是从整体上讲都是素描,哪怕我们拿一种色彩或者两种色彩来画的东西,其实都是一种素描的问题,所以我们不要把素描太狭隘地理解,这样的话,你往往给素描套上了一个明暗的代言词,等于一提素描就是明暗的,这样使我们对中国画能不能运用素描,中国画要不要素描的问题产生了很多的疑惑。


何家英,中国工笔人物画代表


  往往我们很多人说:“中国画不需要学素描,学一学白描就行了。”我们分析一下,白描是什么? 白描是线,如果用毛笔勾的这个白描已经不是基础性手段了,已经是在制作了。什么是素描,在画这个白描之前起的稿子叫做素描,尽管没有用明暗,但是从黑白意义讲它也是一种造型,而且是很有感觉,那个是素描,当你拿毛笔往上一画,那叫“定稿”,从毛笔一上去就已经不再是素描了,是你在制作画的一个过程,开始制作阶段了,那已经属于工笔画类的了。所以,你要这样理解素描,中国画也好,西洋画也好,素描本身不应该分西画、中国画这样来,好像只有西方才有素描,中国画没有素描,不是的,我们过去古人也是要打稿子的,特别是画工笔画的时候也是要打稿子的。所以我们有一句话叫“九朽一罢”,朽是什么?就是永垂不朽的朽,朽是木炭,用这种名词代替动词,就是我们用木炭打稿,反复地九朽,就是反复地修改,在这个过程中,这叫“素描”,古人也就说我们有“素描”。朴素的,单纯的颜色,而且中国人翻译的“素描”还用了一个描,就跟白描对应了,一个描常常会指线,线描,其实也不能这样讲,用“描”很不好,我们中国画很讲究“写”,就是说素描其实是一种朴素的、感觉的基础性造型手段。这样看来,我们就不再分中国画、西画,也就是我们不再困惑中国画要不要学素描,要学?必须要学。


何家英,中国工笔人物画代表


  有好的素描基础的人,他常常会理解绘画的本质语言,如果基础不好的人恰恰要抛开素描,从另一个角度去找,因为这条路他走不通,他会露馅儿的,所以他会依赖照片,甚至抛开架上绘画,只玩一些观念。当然我们不排除有些玩观念的人本身也是拥有很好的素描基础,只不过就是艺术的观念,这种认识差别太大了,他自己感觉到应该是那样去走,但是这样的人,就比没有那样基础的人走得要好。因为素描不仅仅是一个技术性手段,素描还是一种审美的功能性的东西,就是审美的一种培养,素描是对人的审美的一种培养。所以当你素描画好了,人的整个审美水平他是有提升的,他在判断事物的时候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今天很多人画画依赖于照相机,这是可悲的事情,还是应该回到他的绘画本体上来,要有这种感觉才行。即便是我们同样借鉴照片,运用照片来画画,也是要有好的素描手段的人,画照片和没有素描手段的人画照片是不一样的,都不一样,感受不一样。


何家英,中国工笔人物画代表


他的探索找到了一种艺术与市场的最佳结合点,从而给人们以启迪。努力开拓,不断创新,兼融百家,自备一格。  潘天寿先生认为:中国的、西方的、日本的、印度的、现代的、古典工笔画本来不宜太大,但他发现日本的浮世绘美人画尺寸并不小,效果也不错,却陷入到要市场还是要艺术的两难抉择中,何家英的作品却以其雅俗共赏、韵味绵长获得了“双赢”,或许他的探索找到了一种艺术与市场的最佳结合点。



何家英更多作品欣赏


何家英,中国工笔人物画代表

何家英,中国工笔人物画代表

何家英,中国工笔人物画代表

何家英,中国工笔人物画代表

何家英,中国工笔人物画代表

何家英,中国工笔人物画代表

何家英,中国工笔人物画代表

何家英,中国工笔人物画代表

何家英,中国工笔人物画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