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分类
网站首页> 美术百科> 儿童美术教育的三大误区

儿童美术教育的三大误区

发表时间:2019-05-12 58770人浏览
这里,我先要与大家分享一个真实的故事:
美术课结束了,瓦士缇还是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她的图画纸上什么都没有。
老师弯下腰看了看那张白纸。“啊!暴风雪中的一只北极熊。”她说。
“真可笑!”瓦士缇说,“我就是不会画画!”
老师笑了。“那就随便画一笔,看看能画出什么。”
瓦士缇抓起一支笔,在纸上狠狠地戳了一下。“完了!”
老师拿起图画纸,仔细地研究起来。“嗯——”
她把图画纸推到瓦士缇面前。轻声说:“现在,请签名。”
瓦士缇想了一会儿。“好吧,也许我不会画画,但是我会签名。”
一周以后,当瓦士缇走进美术教室的时候,她惊讶地发现老师的办公桌上方挂着一样东西。那是一个小小的点——她画的那个点!还用波浪形的金色画框装了起来!
“哼!我还能画出比这更好的点!”
瓦士缇打开她从没用过的水彩颜料,说干就干。
她涂啊涂,一个红色的点。一个紫色的点。一个黄色的点。一个蓝色的点。蓝色和黄色混在了一起,瓦士缇发现她画出了一个绿色的点。她继续尝试,用好多好多种颜色画出了好多好多个点。
“如果我能画小小的点,那我一定能画大个儿的点。”瓦士缇用一支更大的画笔在更大的纸上涂颜色,画出了更大的点。她甚至不用专门画点,就能画出一个点来。
几个星期后,在学校举办的画展上,瓦士缇的点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瓦士缇发现一个小男孩正抬头望着她。“你真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我要是也会画画该多好啊。”小男孩说。
“我敢打赌,你也行。”瓦士缇说。
“我?不,我不行。我连用尺子画直线都画不好。”
瓦士缇笑了。她递给小男孩一张白纸。“那就随便画一笔。”
小男孩画线的时候,手里的笔一直在抖。他画出的线弯弯曲曲。瓦士缇盯着看了一会儿,说:“请签名。”

41.jpg

这就是绘本《点》讲的故事。故事的最后一页有这样一句话:献给我七年级的数学老师——马特森先生,是他鼓励我“画一笔”,正是这画一笔,最后成就了一位世界级绘本大师——彼德雷诺兹。

这可能是当时美国社会美术启蒙教育的一个缩影。同时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我们的儿童美术教育现状又是如何呢?据我近几年的观察有以下三类误区:

误区一:简笔画
什么是简笔画?看看百度百科里的解释:简笔画是通过目识、心记、手写等活动,提取客观形象最典型、最突出的主要特点,以平面化、程式化的形式和简洁洗练的笔法,表现出既有概括性又有可识性和示意性的绘画。它是如下一类画面:

许多家长及老师在儿童初学绘画时经常引导其学习简笔画,其目的正如一位家长所言:“简笔画简单,孩子容易掌握”。可是事实是这样吗?传统的教育观念认为儿 童的认识是由简入繁的发展,因此绘画练习必须从简单到复杂过渡,以便循序渐进的提高孩子的造型能力。然而从儿童心理学表明,儿童在乳儿期便对复杂化、曲度感兴趣,他们更喜欢看许多小矩形组成的图案而不是仅仅几个大方块。

误区二:填色画
填色画顾名思义,就是在画好轮廓的画里面涂上各种不同的颜色。尤其是在各大商场,游乐场,乃至绘本馆、书店、文具店屡见不鲜,经常看到一些三四岁的小孩子,身穿围裙,拿着色彩艳俗的颜料,照着模版,去涂画维尼,白雪公主,城堡,喜洋洋。当孩子将填好的画拿给家长看。“宝贝,涂得真漂亮,真整齐”家长高兴,孩子也高兴,孩子觉得如果家长再给自己买,就表示家长爱自己,因此很高兴,也就很喜欢填色画。填色画不是孩子自己创作的绘画作品,只是给大人画好的图案上色而已。

误区三:示范画
何为示范?即家长与老师在美术教学中,常以大人示范,幼儿模仿学习为主要方法,即出示范画、示范讲解、幼儿临摹三段法。(比如今天的主题是长劲鹿,那么家长或老师会在白板或黑板上先一笔一笔画好长劲鹿,然后由学生一笔一笔跟着画。)把教学范式作为教学的情绪终端传授给幼儿,并以幼儿的作品像不像范画作为评价标准,把孩子置入“依样画葫芦”的写实里。

这种课堂的特点是把技法和工具的使用练习设置为主要的学习目标,把画面效果定为追求的结果。这样的教学较少关注孩子本身,而更关注作品本身的视觉效果。

我们家长与老师又该如何判断呢?考量的标准又是什么呢?儿童美术启蒙教育如果因为发展孩子的美术能力而牺牲孩子的身体与心灵是很可惜的。任何一种启蒙教育都不应该跟孩子的自身生理与心理发展相违背和冲突。这是所有教育共同的认识。教育方法科学与否的唯一的标准是:它是否尊重了儿童自身发展的规律。为什么说以上三类是儿童美术教育的误区,是由于:

第一、它们违背了儿童美术发展的规律
儿童带着对艺术的渴望来到这个世界上,或者我们应该说儿童天生就有美术创作的冲动。儿童天生会从事艺术创作,不是我们成人教的。

同时儿童能不能完全表达自己看见的或者感觉到的事物,这取决于儿童此时此刻的智慧程度。儿童从复杂的事物中自己会去分辨、提炼、总结出最能刺激他心理和生理发展的物像。而这个物像总结后的表达接近但不同于简笔画,它更自然、合理,也跟孩子的生理相协调配合。

而画填色画不过是一种形式的工作,不能表达孩子自己的任何想法。在这个阶段让孩子练习画轮廓线然后在里面涂色的技术,或是涂色不出边界的技术,对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孩子到了五至六岁才能够给细节的地方整齐地上好颜色,在这之前,手指的控制能力还没有发育成熟。

因此,对于幼小的孩子来说,画填色画是比较难的。等孩子的手指控制能力发育成熟了,也不会再画填色画,而是尽最大的努力给自己的画涂上颜色。孩子到了七岁左右会把填色画作为一种游戏。 因为这时候,孩子开始意识到“面”。桌子的面、草原的面、海面,给各种各样的面涂上颜色,对他们来说是很好玩的一件事。不过,到了七至八岁,也有的孩子更 喜欢白色背景的画。过早让孩子画填色画,就如同教孩子画简笔画一样,会使孩子画不出自己的画来,也会影响孩子运用色彩的能力。

老师在黑板上画了一个形式的光芒四射的圆圆的太阳,看似简单,可让孩子照着画圆了却非易事,因为他的控制力还不够好,让他照着画圆只会挫伤他的自信心,因 为“我画不了老师的样子”。不但孩子画不了还制约了他的想象力。很久以前学者们已经提出疑问:太阳为什么一定画成圆的、画成红的,而不是方的、绿的?在孩 子的世界里是可以的。

而实际教学中许多孩子会告诉你“老师我不会画”“你帮我画吧”。很明显,这些孩子没有信心。是什么让孩子如此没有信心呢?其中一部分原因是由简笔画或示范画引起的。

第二,它们违背了儿童美术教育的规律
美术教育最重要的环节──感知──在范画教学中完全无法体现。感知就是把相关的题材提供给孩子,让他们在观察、认识和体验中获得一个属于自己的审美感受。创作应该是根据自己所获得的这些审美意向去进行创作。

比如我们让孩子观察长颈鹿,有的孩子可能对长颈鹿的鼻子长很感兴趣,有的儿童可能觉得长颈鹿的头的形状更加有意思,有的孩子可能觉得长颈鹿高大的腿更加迷 人,有的孩子可能对长颈鹿的生活习性或者行动特点更加倾心;由于审美的角度不一样,各人获得的感受就不一样,最后画出的画也应该会丰富多样才对。

感知是一项非常重要的能力, 可是不管是三面哪种形式都完全无视这个过程,直接将固定的造型提供给孩子,让孩子用这个固定的造型去表现对象。孩子们可能在还没有见过真实的长颈鹿的情况 下就被教给长颈鹿的画法,这是一件荒谬的事情,孩子们根本不知道长颈鹿为什么要这样画,自然就不能从内心获得真正的启发和收益。它们是一种纯粹的灌输式教学,和中国根深蒂固的应试教育传统同出一辙。

美术创造本来应该是一件愉快的事,是儿童表达心灵的主要手段,可我们却常常遇到畏惧画画的儿童,原因自不须言。

绘画是想象力的艺术。 即便是同一个客观事物,不同的人画出的也不尽相同。所谓“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简笔画用简单的几何形掩盖了同类事物的个体差异性,形成固定 模型,限制了学生的想象,抹杀了学生的个性化的绘画。出现了刚上学的学生,所画的画全班基本上是一样的现象。一样的房子,一样的太阳在发光,一样的树……

42.jpg

第三、培养了儿童思维的惰性与依赖性,造成学习上的被动性。
阿恩海姆说过:简洁完美的“形”总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与此同时又会造成一种对“完美”依赖的惰性。这种特点在孩子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本身孩子就喜欢重复画一个物体,如果他学过简笔画或填色或范画,并记住了一个形象,那么他的画中会不断的重复这个形象。再让他接触新的事物时,他会说:“妈妈,你先画。”或“老师,我不会做,你先做给我们看一下。”

简笔画,填色画还是示范画作为传统的美术教学方法,自有其应用的领域但它对于儿童犹如一根毒刺,扎伤了一颗颗天真无邪的童心。

可是这样的悲剧,为什么仍然广泛存在呢?其根本原因不外乎两方面:

一、我们国家还没有形成成熟的儿童教育观念和系统,没有规范和切实可行的美术教材。

现有的教学设置在学校又难以有效展开,教学活动还停留在表面层次,再加上教师教育素质和教学能力的严重不整齐,相关部门又缺乏细致的监督管理,教育的混乱局面自然无法避免。

二、我们的社会价值观不鼓励平庸,都希望早早收成,早早看到漂亮的结果。

想必大家都听说过音乐大师莫扎特与巴赫。莫扎特是个音乐天才,但他早早就不是一个孩子了,我觉得一个人应该在适当的时候做适当的事,就像万物生长有序,过早的拔节最后都是要承担后果的。莫扎特去世时三十五岁,也许有人说他毕竟留下了六百零六首作品,作品涵盖大到歌剧,小到歌曲,几乎没有一种音乐体裁是他不曾涉及的,而且首首达到顶峰!这么个有才华的人,却英华早逝,我认为与他的透支有关,他没有机会按照生命的发展规律来生活。他生命的物质体受到了摧残,积劳成疾。他的童年生长在功利的社会里,是一个神童,但是在我做为一个母亲的角度看,他是一个被压榨的孩子。

而巴赫就不同了,他的家族人丁兴旺,二百年间养成了五十多位音乐家。他们都是老派的人,平和宁静,过着讲究秩序的生活,是那种优雅的、童话的、细腻的、万 物有节的、热乎乎的日常生活。他的作品也是与莫扎特截然不同的。莫扎特鹅毛笔下的作品,甜美轻盈,有如初生婴儿般的微笑,天真动人,即便有泪也是含着微笑 的;巴赫的作品则是充分展示了古典生活的优雅,象建筑一般,宏伟壮阔,既有出世的指向云天,也有入世的泥土的芬芳,让人看到生命的幸福。

大学上音乐欣赏课接触到莫扎特就崇拜上了。但是后来工作学习了儿童发展观后,我才明白巴赫是经典,莫扎特是一个独特的个体,既美又凄凉。

现在的大部分家长也是,不鼓励平庸,希望拔尖,早早收成。这种反社会的价值观反映在儿童学习艺术方面是什么结果呢?早早看到效果,效果是什么呢,是成人式的儿童画。到处都是代替儿童成长的机构。

而现在我们的问题做为老师和家长,又该如何做才能激励儿童在美术方面的成长?斯玛特儿童美术中心的方式是以艺术为载体给予各个不同年龄段孩子的专业素养,其方式是陪伴、引导、启发与帮助。

比如说2-4岁是儿童涂鸦的艺术发展阶段,儿童从画线条开始他们的第一次美术之旅,他们也喜欢排列、裁剪和使用美术材料。并且儿童随着语言能力的发展,会为画命名和描述 有关线条的故事。这时家长与老师应该提供许多机会让儿童使用美术材料并支持他们的各种美术活动,受到鼓励的儿童会用更为复杂的美术作品和描述这些作品来表 现他们的感受到的东西。久而久之,我们就会惊喜地看到,线条显示的形状有:粗细、长短、曲直、方圆等;线条显示的美感有:节奏、韵律、聚散,弹性、交叉、平行、包含等;线条显示的性格有:刚直、柔弱、憨厚、温和、胆怯、自信等。

再比如4-8岁是画符号的艺术发展阶段,同时也是色彩敏感期。这时期内儿童发展了他们画线和图形的技巧,并提高了运用绘画工具的能力,诸如运用剪刀、固体胶水、陶泥时的肌肉协调性。如果能适当地加以鼓励、儿童将会保持一种自信的、灵活的、流畅的、独一无二的方式来创作他们喜爱的创作。过一段时间,我们就能看到色彩显示的性格有:宁静、热烈、欢快、消极、压抑、进取、祥和等

43.jpg

那大家肯定都很好奇,那到底可以通过什么方式来激发儿童的艺术成长?以下两种方法与大家分享:
一、通过提问来激发孩子的思维、感受和意识。
比如6到7岁的儿童基线概念相比真实的反映更多的是基于非视觉的感观认识,因为,儿童关于空间的思维必须保持灵活和通畅。如果儿童对于空间的描述被限制在用一条穿过纸张上部的直线表示天空,那么儿童在解决一些空间问题时,他们会受到约束。比如一个主题是我们正在爬山、滑雪或者在小山上骑自行车,这个主题就要求基线被画成曲线或者倾斜放置。为了鼓励儿童有关绘画空间的思维和表现,斯玛特儿童美术中心的 老师就会这样引导:“我们路是平的还是陡的?”“当你越爬越高时你觉得累吗?”“那里的树有多高?”“你看到过岩石、兔子或者松鼠吗?”“那里有瀑布吗?”“你那时穿什么衣服?”通过这样的提问方式,儿童的空间思维就会得扩展,而没有得到约束,这样儿童成长的是一种能力。
二、语言的描述(诗、歌或故事)、幻想和幽默
比如有一次上民族文化的课,主题是《扎染》,老师就讲了一个很美的故事:很久以前,云南有个村庄里住着一位漂亮的小姑娘,马上就要开学了她的妈妈想要为她准备一身漂亮的新衣服,可是翻箱也没有找到一块漂亮的布,没有找到一块钱能 够去买布,不过也不是那么糟,她找到了这个,就是我们手上的布,她想如何让这块布变得漂亮呢?你们觉得呢?她的妈妈首先想到就是在布上画画,可是有一天小姑娘的衣服脏了该洗了,洗的时候所有的漂亮画面都没有了,她的妈妈不得不再想不掉色的办法。有了!她的妈妈背着筐走进山里去采集了好多红色树叶,回后后将 红色树叶倒在锅里煮,一会儿锅里的水都变成红色了,而树叶变成了透明色,这是为什么呢?她的妈妈将布放在锅里煮了几分钟,再次把布从锅里拿出来发现布变成 了……

正是由于上面这个奇妙非凡的点,激发了孩子无限的美术潜能。我们总是以成人的标准来要求孩子,于是在这样的要求中,孩子渐渐失去了自信,“我不会,我不行,我做不好”会常常挂在嘴上或者深埋心里。要是我们也能像瓦士缇的老师一样,将孩子的“点”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理解和肯定孩子,那么孩子的艺术潜能将是无限的。愿我们心中都有这样的“点”,为孩子的创造力插上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