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分类
网站首页> 美术资讯> 林散之城南学画

林散之城南学画

发表时间:2019-11-08 1849人浏览

林散之早期工笔人物画我从未见过,只是听长辈们说,林老画过不少人物画。如《东方朔偷桃图》《狂道人图》,绢本立轴《潇湘馆图》、纸本立轴《薛宝琴折梅图》,以及《昆仑图》,还有为和县曹氏画的一幅《钟馗图》,一改世俗中那种举剑怒目状的套路,面善而威严不减,投足则鬼魅胆寒,仍不失其“捉鬼”本色,为钟馗画像中的别样版本。

但是近日我有幸欣赏到一幅林散之早期工笔人物画《高士图》,是画在用丝绢做成的帐幔上。帐幔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走水”,即帐子帘幕上方装饰的短横幅。过去我家也有林老画过的走水,因我奶奶会绣花,林老在一条白布帐走水上画了一只老母鸡带一窝小鸡,画好后拿奶奶开玩笑说:“四婶这是你带的一窝小鸡”(祖父邵子退在兄弟中排行老四,人称邵四先生。林老以儿女身份称我祖母为“四婶”),说后哈哈大笑。奶奶说:“我被这许多孩子害死了。”林老又说:“他们都是活宝。我说个故事,四个人搓麻将,桌子不稳,有钱人买富,拿个金元宝垫桌腿,无钱人说,这太费事,喊来四个儿子,说这里光线不好,桌子不稳,你们把它抬到亮处放稳。钱是死宝,孩子才是活宝。”

话又说回来,这幅绢画长180、宽45厘米,款署:“庚申夏画为进之仁叔先生法家之正,三痴侄林霖写于青萱草堂之南窗。”进之是谁?青萱草堂在哪里?不得而知!此画作于1920年夏,与林老离开南京绫庄巷也只有六七年时间。画中一高士大肚翩翩,敞胸露怀,神态娴雅地盘坐在三棵苍松大树下纳凉,不远处两书僮手持净瓶作倒水状。人物形象逼肖,用笔流畅,潇洒生动;所绘景物,浓墨勾皴,明净淡雅。既受到了乃师张青甫的影响,也有着晚清任伯年的笔法,更有着明唐寅、仇十洲的遗绪。至今已有一百年,是不可多得的林老早期工笔人物画,较之1924年绘的人物四条屏,更为精彩。

张青甫在南京只是一个画人像的工匠,如果不是林散之提到张青甫,今人也不知道南京有个张青甫;张青甫因高徒林散之而得以传名,又因他是林散之的启蒙老师,林散之才会不忘恩师,也不因此嫌弃、避讳自己的启蒙老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