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分类
网站首页> 美术资讯> 穷研物态 品逸骨奇——徐惠泉的水墨人物世界

穷研物态 品逸骨奇——徐惠泉的水墨人物世界

发表时间:2019-06-11 3969人浏览
      穷研物态 品逸骨奇——徐惠泉的水墨人物世界

      火枪手吴水道(国画) 徐惠泉

      徐惠泉素来是以彩墨画驰名画坛。他的绘画在人物造型、用色手法、画品格韵等方面具有鲜明的特色。

      徐惠泉的彩墨作品有多个系列,展现了他在多个领域的文化思考。如以“荷塘月色”为画意的系列,多表现近现代文化名人的风华,作品中暗含淡淡的忧怀,具有较强的文学叙事性;以“温暖港湾”为画意的系列,多表现少数民族女性的淳朴、勤勉和乐观,具有很强的地域风貌;以“荷韵”为画意的系列,多表现闺阁中的妙龄少女,如宋词般婉约动人;此外,还有以古代文人雅士为描绘对象的写意人物画,既是对古之圣贤懿范的追忆,更是高格自醒的舒啸。

      徐惠泉的人物画飘逸灵动,饶有古意。他由陈老莲、任伯年等巨擘,上溯魏晋风骨。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卷二·论画体工用拓写》载:“夫失于自然而后神,失于神而后妙,失于妙而后精,精之为病也,而成谨细。自然者为上品之上……”徐惠泉的人物写生重视“自然”之格,安闲端穆,不刻意求奇造险,一任自然。如果说他的彩墨画突显的是富丽与斑斓,那么水墨画就是彰显清新自然。自上世纪末至本世纪初,他创作的很多大幅作品倾向于使用不同材料,竭力探索、寻求中西融合的可能性,也是新世纪以来人物画转型期的重要代表画家之一。最近10年,他除了在彩墨领域不间断地耕耘外,又在传统的沃土上精耕细作,实现自我超越,取得了不小的成就。

      近些年,徐惠泉时常以唐诗中的意境来抒发内心的感慨和精神诉求,创作出了一大批精彩的小幅作品。他的水墨人物画保留了很多特定的文化元素,如古松、梧桐、风竹、磐石……这是一种经过长期思考后的选择,与古人精神相往还,与古代范式相融合,与古典情味相陶染。

      他创作的《惠风和畅》表现了明代中期以来普遍流行的“吴门雅集”活动。在一片偃仰劲挺的古松下,儒士们或吟诵、或拨阮、或挥毫;画面处于中心位置的文人,静静地思索,仿佛他就是这场盛会的主笔者,用巧思妙翰将整个活动的雅意一一记录下来,并传之后世……徐惠泉没有选择历代画家普遍喜爱的“兰亭修禊”,而是结合自身的生活际遇,以家乡几百年前的明贤为表现对象,表达了他对“吴门雅集”这一历史文化积淀的景仰和推崇。

      《徒有羡鱼情》取自孟浩然《望洞庭湖赠张丞相》的诗意。徐惠泉在这幅作品中没有表现孟浩然由于抱负无处施展而表现出的壮志和自荐之情,而是借助诗意,以古为新,去表现妙龄少女内心的悸动和“无可奈何花落去”的伤感。《水清心亦闲》取自孟浩然《万山潭作》的诗意。徐惠泉笔下的少女形象别有一番风致,含而不露,传情达意往往通过典型而微妙的动作,品读之下,似清商梵音,余音袅袅,又时有儿童嬉戏身侧,更平添天真之趣。

      徐惠泉的人物画写生独具风神,造型功力深厚。他擅长以繁密的手法组织衣纹,笔线方中寓圆,用墨燥润得宜,风格在当代人物画坛具有很高的辨识度。他的人物画继承魏晋以来“以形写神”的传统,以扎实的笔墨素养描绘世间万象。《火枪手吴水道》是他的一件写生作品,他将饱经沧桑的老枪手在劳动间歇时的蔼然神态表达得极为传神。整个作品如行云流水,用笔当行则行,当止则止。画家在意的不是每一处结构的准确,而是“画气不画形”,但人物的造型又无不合乎理法。他穷研物象,捕捉人物的骨像及气韵,绝不似坊间画者的谨毛失貌。笔笔写出,随物成形,万类无失。因为是写生作品,故摆脱一切固有的程式,生活之气扑面而来。经营位置饱满而不乏空灵,节奏跳荡又饶有情趣。徐惠泉有很高的形体驾驭能力,这与他坚持写生、不断完善自己造型观的艺术理念和实践密不可分。

      纵观徐惠泉的水墨艺术世界,恰如一片宽阔的田园。他融汇了江南水乡的灵动与传统经典的审美理想。他对艺术孜孜以求的投入、不断挑战自我的信念和勇气、愈加深厚的绘画功力,都在向世人展现他作为艺术家的能力、魄力与魅力。我们有理由相信,徐惠泉在下一个10年,必将创作出更多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无愧于时代的精品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