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分类
网站首页> 美术资讯> 一代宗师光辉长存——悼刘文西先生

一代宗师光辉长存——悼刘文西先生

发表时间:2019-07-11 967895人浏览

黄土画派创始人、人民的画家刘文西先生于7月7日13:50分去世,享年86岁。7月11日,追悼会在西安市殡仪馆咸宁厅举办。


惊闻刘文西先生于前日驾鹤西归,不胜悲痛之至!谨以此文略表追思之情,并请先生至亲好友节哀顺变。

余与先生识于微时,上世纪六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初,余因在家乡创办工艺美术厂,时常往返京、沪、苏等地,有幸结识朱屺瞻、刘海粟、吴作人、陆俨少、程十发等名家大师。余与先生相识,便在上海程十发先生寓中。犹记得,其时先生身着粗布衣裳,斜背军绿布包,头戴军帽,俨然陕北土著形象,余初识之亦以为是。后来方才得知,先生长于江南文采风流之地,其朴素之装束,实乃先生艺术追求之体现。

先生出身科班,1960年,其杰作《毛主席与牧羊人》便发表于《人民日报》,并受到伟大领袖亲口赞扬。余少年时便曾拜读先生作品,钦服不已,后有缘得识先生,言谈相契,受益良多,且深为先生扎根黄土高原之艺术精神所感动。后数十年,余与先生虽南北远隔千里,所学所作亦各有偏重,然同为中国画一脉,且皆心心念念于中国文化精神,故每逢文代会、美代会诸盛会,或于重要笔会相逢,时常携手晤谈,笔墨联欢。2004年,余受西安美术学院院长杨晓阳先生之邀,出任学院客座教授,其时先生任评委会要职,亦多为余嘉言,余今日能为西安美院略显绵薄之力,实有赖于先生之大力支持。2005年8月,余于西安美术学院举办中国画个展,先生获悉,不但亲来观展,细致点评,频频鼓励,且嗔怪余为何不早与他说,他可更为助力。其时先生已年逾古稀,余本意不欲打扰老友,然先生此番挚诚言语,却令我感念至今。先生为人平易风趣,不拘小节,记得多次雅集宴会前,先生常唱起陕北民歌,以助气氛,歌声率真洒脱、热情大方,尽显其首倡“黄土画派”之宗师本色。又一次,余受邀参加于上海举办之中国花鸟作品展,笔会时余主笔绘制一丈二匹作品,先生在旁反复踱步,余笑问之:你是不是也来动动笔?先生回说“当然”。余接道:那等会就把先生的名字题在最前面。盖先生时任中国美协副主席,不论艺术成就或地位影响,均为我辈模范也。前年,余与先生一同受邀参与央视书画频道举办之“大美之春”春节联欢会,先生虽行走不便,然精神尚可,言谈之间依稀可见昔年风采,不想于今遽然仙逝,回思往事,先生之音容笑貌犹历历在目,令人喟然欲涕。

先生为现代画坛一代宗师。数十年来,潜心翰墨,躬耕画坛,创“黄土画派”,力推中国画尤其是人物画写实风格之发展创新,始终不忘初心,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以如椽大笔刻划黄土高原之风土人情,弘扬中华民族之伟大精神。宋代范仲淹《严先生柯堂记》云:“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先生一生高风亮节,德艺双馨,正此之谓也。其继往开来之艺术气魄,为人民造像、为时代写真之艺术精神,诚为吾辈楷模,千古流芳!

忆公高行,艺苑岳峙。其人虽逝,光辉长存。艺术丰碑,永垂后世!


(本文作者为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中国美协第七、八届理事、西安美术学院客座教授、海外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meishubao/2019071115233651688.png

1999年,为庆祝澳门回归,中国美协访问团途经香港,受到萧晖荣伉俪热情接待,前排左六为刘文西先生

meishubao/2019071115235621371.png

2016年11月,出席中国文联第十届代表大会,萧晖荣与中国美协顾问刘文西合影